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 >
抖音的商业化“四部曲”
日期:2018-03-16 10:22    阅读:
如果说2017年的春节属于快手,“老铁双击666”变为一句口头语,那么2018年的春节是属于抖音的。海草舞、C哩C哩、手势舞……让抖音在今年春节期间迎来新的数据高峰。
 
就连二级市场的研报,也开始专门研究抖音。
 
 
2016年9月,抖音前身A.me正式上线,一年多时间,抖音从迅速获百万融资、到增设海外版TIK TOK低调出海、再到与今日头条10亿收购的Musical.ly合并、在海外占有一席之地,这款迅速崛起的音乐创意短视频社交软件,让许多用户抱怨自己患上了 “抖音中毒症”,真切体会到时间如何“白驹过隙”。
 
回顾抖音的商业化之路,从最初的短视频信息流广告,到增设直播板块孵化红人,从全民撒币吸引用户流、到增设音乐人入口扩充音乐库,近日,更有业内人士称:抖音上已经有团队营业额超1亿。甚至还有自媒体平台分析了如何利用抖音平台完成变现的逻辑。短视频行业一直在边线途径中进行着探路与摸索,而抖音的商业化之路似乎也显得更有说服力。
 
从MCN平台到内容“抢夺战”,抖音的“变现五部曲”
 
潮、酷炫、技术流是吸引红人早加入抖音的重要原因。此外,抖音红人的迅速崛起还得益于竞品的差异化竞争策略。
 
众所周知,快手的产品理念是不扶持头部大V,每个人都有平等的露出机会。
 
快手合伙人之一程一笑曾经说,坚决不做转发,转发很容易火,只要你发一个内容,一定能展示出来,这是个平等的逻辑,一旦转发,头部效应就会很明显,没有办法让每个人公平地被看到。
 
因此,快手没有明星导向,不捧红人,只做一只“隐形”的手。
 
恰恰是这种不刻意扶持头部红人的产品原则,导致快手上部分大V开始落户抖音。
 
“变现难”一直被认为是短视频的成长痛点,去年十月,谈到抖音的商业化进程,抖音产品负责人王晓蔚曾表示:不会给抖音设限,会优先考虑跟产品更贴合的模式。除了平台端的尝试外,也会上线更多帮助达人变现的机制。而现如今,如何帮助抖音达人完成变现似乎是一个大家都在关注的重要问题。
 
抖音很快给出了答案。
 
纵观当下短视频的商业变现方式,不外乎最传统的信息流广告、结合直播、电商生意、MCN孵化等等,如果我们把抖音的商业化进程简单归为五个阶段。那么抖音的第一阶段,也一定是联合广告商开始对信息流广告变现方式的探索。
 
2017年09月,抖音举办了首届抖音idou夜,开始向线下拓展。同月,抖音与Airbnb、哈尔滨啤酒和雪佛兰合作推出的三支品牌视频广告,彼时,抖音产品负责人王晓蔚表示:这个模式将会是未来抖音商业化的发力点。除了原生视频信息流广告之外,定制站内挑战也是抖音已经启动的一个商业化合作模式。
 
于是抖音开始了第二步的尝试:开启直播功能。毕竟直播与短视频是两种很容易找到链接点的契合方式。
 
增设直播接入口后,抖音建立的社交圈黏度增强且更加多元。一方面,通过在平台内部孵化平台用户、培养平台KOL,适当进行信息流广告业务,接下来,便是如何引入更多头部资源补足抖音内容板块、以及如何进行更大程度的品牌曝光问题,于是下一步,抖音选择投身到热门综艺的“抢夺战场”中去。
 
比如《中国有嘻哈》节目中PG_ONE、小白等人气选手人气选手相继入驻、推出了“中国有嘻哈battle赛”的活动等等。在此期间,也有大量视频创作者和公司入驻抖音,有一部分是抖音邀请,还有大量是自发入驻,在此过程中,抖音也与大量网红签约、进行独家合作,起到了MCN的作用。
 
被春晚“撤下”、微博“封杀”,抖音动了谁的奶酪?
 
原本抖音平台主动帮助达人打通微博主页,让达人可以将流量导流到微博中,借助微博的生态来变现。微博在2013年就投资了秒拍引入秒拍的短视频内容。2017年4月,微博清空了今日头条的股份。或许是逐渐感到了抖音与之形成了竞争关系,或许是出于与今日头条的平台竞争关系。
 
另一方面,微博与抖音的平台关系转化,或许也是基于抖音的迅速崛起而催生的“尴尬”。
 
而在春节期间本风头无两的抖音,再次让业界为其捏了把汗。春节期间,包括浙江、江苏、东方在内的多个卫视春晚的网络版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马赛克状况,而被遮盖的则是此前一举拿下冠名权的火山小视频、抖音等短视频企业LOGO,替换它们的是自拍APP激萌,最后被定论为“主播原因”。
 
而在快手“大哥”以及各大平台孵化的对标产品的压力下,无论是背靠估值超过30亿美金一下科技、又独得微博“宠幸”的秒拍,还是新浪微博推出的“微博故事”,或是腾讯推出的“日迹”等等,有业内人士透露,目前电商和互联网品牌更愿意做短视频广告投放短视频,而在互联网企业纷纷将短视频看做“昨日”的直播产业之际,短视频也在一步步摸索中逐渐升华为一种行业形态,而建立一个完善的内容及商业生态,自然是对内容创作者、与后来者最意义重大的责任。